广告合作邮箱:haoyunlai6678@126.com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返回

我被男友当做赌注

来源:   发布时间:2020-08-13 14:38:41

我的名字叫凌菲,今年25岁,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目前就职于一家律师事务所担任助理工作。我出生在北京一个富足的家庭,父亲经商有道、事业有成,经常出差在外,是我们家的支柱;母亲是一名教师,从小到大陪伴着我成长,是我最亲密的人。说起我的身材与外貌,我最要感谢的就是我的父母,他们赐予了我一副人人羡慕的完美身材:身高173CM,体重51KG,75C的罩杯,加上自然较好的面容,从高中开始便崭露头角,在大学期间更是利用业余时间积极参加各类模特走秀、Showgirl等活动,渐渐也在圈内小有名气,并有了一批固定的粉丝^^我的性格较为简单,对于不熟悉或者话不投机的陌生人来说,俨然给人以「冷艳美人」的高冷感觉,在大学里不少人都认为我爱「装b」,难以接近,不仅吓退了一群追求者,背后还经常被人议论纷纷。但是与我熟悉的朋友都清楚,在表面看似高冷的外表下,我是一个很随意、很天真、爱疯玩的小姑娘。表现得高傲、不喜搭讪只是我筛选那些贪图我美貌与名气的假朋友的方式而已。我的情感经历也比较丰富,从高中开始到现在先后交往了6任男友。说到这里,你们肯定会认为我是一个很骚、很淫荡的女人吧?那可就错咯。前面说道,我母亲一直陪伴着我成长,她从型告诉我,女人的第一次是极其珍贵的,必须交给自己能够依靠一辈子的男人。虽然很多唠叨的话都是左耳进右耳出的,但这句话我一直记在心里。So,即便我给过之前的男友们很多其他的福利、在参加的模特活动中也曾经数度「险象环生」、平时也会毫不避讳地浏览一些色情网站,现在的我,依旧是处女之身。我的男友叫李天德,人家都叫他阿德。我们大学二年级时在一起,至今已经交往两年了,他也是我交往得最久的一任男友。他是我的同班同学,来自农村。当我「抛弃」了全校众多的「富二代」、「官二代」追求者,选择了他作为我的男友时,大家都高呼看不懂,我的母亲虽然没有明确反对,但也保留了态度。两年过去了,事实证明了我的眼光,那些所谓的「二代」们频繁换着身边的女友,一个比一个年轻貌美,而我的阿德,对我一心一意,答应我的事情一定会做到,从未传出任何绯闻,一直以来都是学校里交口称赞的「好男人」典范,毕业后就职于一家大型国有建筑单位,经过工地上的基层磨练后,现在已被提拔为项目设计师。我的父母也开始慢慢认可了我的眼光。「菲儿,你下面好香,水越来越多了,喜欢。」是阿德的声音。「唔,唔。」我的嘴里是阿德硬邦邦的阳具,我们正在69。「菲儿,用力,再快一些,我要出来了,啊!」「我也好舒服,射给我,尽情射给我。」一说完我继续含住了他的阳具拼命吮吸。「啊,出来了,出来了!」突然阿德下体一阵抽搐,一股液体喷射入我的嘴里。同时,他兴奋地对我的阴蒂处一阵连咬带吸,让我也一下子达到了高潮。事后,我们一起洗了个澡,相拥入眠。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这就是我们日常的身体接触。前面提到过,我并不是一个很骚很淫荡的女人,但也绝对不是一个保守的小姑娘。饱暖思淫欲,从小的富足生活让我对性充满了好奇,像很多男孩子一样,我也频繁光顾色中色、草榴这类网站,对SM、调教等事项都略知一二。我的身体也十分敏感,简单的幻想就能使我下面立即湿润,激烈的爱抚也能使我高潮。刚才我和阿德做的,便是我提供给我男友最大尺度的福利。对于前几任男友来说,无论事先如何约定,到了这个地步,他们一定会不顾一切地想要插进来,这时我必须从性爱的快感中挣脱出来,翻脸生气,展现出对待陌生人的高傲气场逼退他们,当时的气氛会很尴尬,自然也会伤及他们的自尊,许多任男友都是因此最后和我提出分手的。阿德却不同,在和他约定了底线之后,我看得出来每次他都会忍的很辛苦,但每一次他都没有让我失望,从不会失控到想插入。这也能使我充分放下戒心,把自己交给他,享受这个相互爱抚口交的过程。他就是这样一个守信用的老实人,这也是我最爱他的地方。一年后,在充分了解了彼此及彼此的家庭后,结婚的事情也提上了议程。期间虽然还是不停地有男人来「骚扰」我们,我也承认期间我有过数次动摇,但是我们用行动证明了我们的爱情牢不可破。现在,我已经从一名小助理变成了一名律师,阿德更是通过自己的努力进入了集团地区管理层的候选名单。这几年,比起刚刚相遇时,我们彼此都更加了解了。不仅如此,我们更发现了对方的小秘密。先说我的秘密吧,喜欢轻度SM。一开始我只是从色情网站上得知SM,自己好奇从某宝买了手铐、红绳、乳夹,自己体验。但还是被阿德发现了我的某宝购物记录(我们是公用一个账号的,我压根忘记了该删除购物记录)。阿德当时十分惊讶,还很认真地找我聊了一次。我一度以为他会嫌弃我过于淫荡,没想到,他只是告诉我,这些事情我都可以告诉他,不用隐瞒,因为,他一定会满足我。从此,在确保底线不被突破的情况下,我们的玩法又多样化了。

至于阿德的秘密,那就是各大色情网站中的文学板块了,其实,男人还看色文其实并不算什么秘密,但是我无意中发现,阿德的浏览记录都是那些女友被强暴、娇妻出轨、绿帽武侠之类的文章,更令人惊讶的是,他还频频回复,透露出自己超级钟情这类文章,享受被戴绿帽的感觉。甚至,在草榴、色中色等论坛上,他还未经我同意,私自贴出一些我的照片,虽然都是普通的生活着或者平日里的街拍,但都是一些我穿的很清凉或者从接近走光的角度拍摄的照片,面对论坛上形形色色狼友的挑逗话语,阿德还会一一回复。我的男友,竟然喜欢暴露他的女友。即便我算得上是一个较为开放的女生,一下子也被这种奇特的想法给吓到了,但我并没有立即向阿德表示不满,而是打算慢慢了解他的想法。一连好几天,阿德因为工作忙,都回来得很晚,回家后他便倒头就睡,无暇与我亲热。今天是星期五,出门前阿德说今天晚饭后就回来,不会太晚。我下班大家后自己简单弄点了吃的,吃完后便洗了澡,化了淡妆,穿了一件粉色的薄纱睡衣,等男友回来。几天的「禁欲」,确实让我比较想要了。「叮咚」门铃响了。我立即跑过去开门,想给阿德一个惊喜。走到门口时听到门外声音嘈杂,也没多想,一下子就把门打开了……「啊,弟妹你。」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啊呀,东叔,还有阿俊,阿凯和森哥,你们怎么都来了?」这群人我认识,是阿德在建筑公司的同事,感情好得很,阿德在工地上那会没少受他们照顾。见大家都盯着我看,我才突然意识到身上穿的是……这时阿德也发话了:菲儿,今天大家在我们家庆祝一下,你先回房换件衣服?我立即转身一溜烟回到了自己房间,关上门,照了照镜子,天呐,这件薄纱睡衣是半透明的,虽然上面有花纹,但如果仔细看的话,我的两个乳头和下体的毛毛,刚才都被看见了,真讨厌,这群粗人,也怪阿德不好,带那么多人来都不提前通知一声,活该他的女友被人看。现在也没法和他计较了,我马上换了一套正常的衣服,出门迎客。出去时,他们已经在餐桌前落座,并将带来的小菜的摆好了,还开了几瓶白酒。「弟妹,今天是我们唐突了,突然造访,给你们带来不方便。」东叔发话了。「今天我们是来恭喜你们阿德的,单位里公告了,阿德将担任集团区域项目总设计师!真是恭喜啊!这小子,我早就说过,前途无量!」阿俊边说边拍了拍我男友的肩膀。「真的啊?亲爱的你太厉害了!」男友升职当然是好事,我走过了给了他一个拥抱。「菲儿,我有今天的成就,离不开你对我的支持与信任。」阿德抱着我动情地说道。「好啦好啦,你们两个就等我们走后再说悄悄话吧!大家先来干杯!祝贺阿德!」森哥举杯,大家一干而尽。先来介绍一下阿德的这群同事吧。阿德刚到集团的时候,因为大学生需要下基层锻炼,先被分配到了工地,加入了东叔、阿俊、阿凯、森哥这个小组。东叔年纪最大,50岁了,是这个小组的组长,在工地上也算是元老级人物了,因为各种原因,到现在还是光棍一枚。阿俊和阿凯和我们年纪相仿,因为本身读书成绩不好,加上要供家里年纪较小的弟弟妹妹读书,几年前就辍学出来闯荡,在工地打工了。森哥30多岁,板寸头,右手臂上有一条很醒目的龙纹身,社会关系比较复杂,虽然工地的工资不高,但他的日子总是过的很滋润,女友也经常换。我男友刚工作那会,我第一次去工地探望他时,一进工棚,这四个人看见我这个大美女都愣住了,之后每次出去吃饭他们也总盯着我色眯眯的样子,一开始让我有些反感,摆出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冷美人的形象。但后来由于阿德与他们确实关系好,我也被动地与他们渐渐混熟了,觉得他们人也不错,个性都很豪爽,再加上在工地那会,他们对我男友这个新同事也很照顾,因此我也把他们当自己人看了。我因为天生不胜酒力,几杯白酒下去已经有些晕了,他们几个大男人反倒越喝越high,转眼已经两瓶白酒见底了,聊天的话题也越来越开放,游戏啊、女人啊之类的,我听着没趣便先行告辞回房休息了。躺下后,阿德进来看过我一次,见我醉了,便帮我盖好了被子。我躺了不知多久,酒气慢慢消了,也清醒了,想再出去看看他们喝到什么地步了,走到门前,突然听到了森哥的大嗓门:「阿德,你现在终于如愿进入了管理层了!有出息!我们没看走眼!但是,不知你是否还记得,工地的那次事情后,答应过我们几个什么?」「我当然记得,我答应你们,只要那件事情平安过去,我将来一定知恩图报!只要我办得到的,义不容辞!「阿德也喝多了,声音好响。「那次你为了给你的菲儿买生日礼物,偷了其他组的人1000块工钱,藏在我们的工棚里被搜了出来。我们看你年轻,不忍心你因为一时财迷心窍被毁了,阿俊和东叔主动站出来为你顶包。结果不仅奖金被扣除,事情一传出去,东叔当时的相亲对象一得知便认为他人品有问题,提出了分手,阿俊的女友也是集团里的,因为丢不起这个人,硬是和他凹断,至今阿俊还是处男一个啊!」森哥越说越激动。「我那次真的是鬼上身了,才会做出那种混蛋事情!谢谢大家!给了我第二次做人的机会,没有你们,就不会有我阿德的今天!」生日礼物,是那根施华洛世奇项链吗?记得我们认识第二年的生日,和阿德逛街时我看中了一款施华洛世奇的心形项链,十分喜欢。后来阿德买了当做生日礼物送给我,让我很惊喜。不过当时我就纳闷过他就那么点工资,平时不仅要应付日常开销,还要归还助学贷款,哪有多余的钱买项链呢?原来是这样,阿德,你真糊涂。「多余的感谢话也不用说了,你看都过去两年了,现在你也如愿高升至管理层了,当年的诺言是不是该到了实践的时候呢?」森哥嘿嘿笑了两声。「……」阿德沉默了「我说阿森啊,你也别为难阿德了,我反正都光棍到现在了,也不在乎那男女之事了。」见气氛有些尴尬,东叔出来打圆场。什么诺言?什么男女之事?好像阿德有事情瞒着我?「话可不能这么说,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自己答应的事情,可不能反悔哟!阿俊,阿凯,你们说是不是?」森哥继续发难。「不错啊,阿德,如果真有难处,你应该早点和我们坦白啊,搞得我一直期盼到现在,还是处男。当初事情过后,可是你亲口说的,你说是你害东叔与我和对象分了,你愿意将菲儿免费送给我们享用一次I到现在,怎么还没实质的进展?」阿俊帮腔道。什么?阿德竟然,竟然要和他这四个同事分享我?!怎么可以!听到这里,我的内心又气又恼。气的是阿德怎么能偷钱去为我买礼物,恼的是事后为了平息这件事,他不仅没告诉我,还私自要和他的同事一起享用我。「你们别急,我不是说了,我和菲儿也没到那个地步吗?她一定要结婚了才肯。再等等吧,我们应该今年就会结了。而且,这段时间我不是一直有送来菲儿的内衣内裤吗?」∩恶的阿德,居然将我的内衣裤送给他的同事?平时家里洗衣服都用洗衣机,但女生的内衣裤为了卫生都是分开手洗的,阿德成为我男友后,自愿承担了这项工作,正好给了他机会。「你确实有送来啦,虽然是菲儿穿的,你也让我们充分了解到了平时里的冷艳女神原来喜欢穿那么性感的内衣服,我们现在都能」透视「她的着装了。但那些内衣裤都是洗干净的,根本闻不出菲儿的体味啊,一开始几次我们哥几个还有点兴趣,现在早就腻啦!」也许是酒精壮了胆,森哥步步紧逼。「是啊是啊,一点都不刺激,当初说好的都没做到。」阿俊也在一旁起哄。「那你们还想怎么样?我已经想方设法帮你们了,你们再给我点时间了,我一直是一个言而有信的男人!」阿德极力在朋友面前解释。死阿德臭阿德,竟然背着我将我的贴身内衣裤送给这群狐朋狗友,还谋划着出卖你心爱的女友,好变态!等下等他们走了,一定要好好收拾你!!!这么说来,我现在穿在身上的这条内裤,是不是也被他们亵渎过?上面是否也沾染后他们的?我一边想着一边伸手摸到了自己的粉色丝质内裤,下体隐约传来一阵快感,讨厌,我在想什么?「你确实挺守信用的,平时答应我们的事情都能做到,所以我们才等到现在都没逼你`离你的承诺,已经快一年了吧?我们够有耐心的了,而且你现在如愿升迁,我们受顶包你那件事的影响,再也没被公司重用过,阿俊也再没找到女朋友,东叔更是光棍了那么多年了,再拖下去恐怕不合适吧?要我看,择日不如撞日,今天正好庆祝你升迁,菲儿刚刚也明显醉了,不如我们就,嘿嘿。」这个森哥,实在是太可恶了,枉我平时还觉得社会上混的人应该最讲义气,竟然提出这种要求。「万万不可,这件事我压根没和菲儿谈过,况且她到现在还不肯让我进入她的身体,这样太操之过急了!」阿德总算开始维护我了。「怎么不可以?反正她已经醉倒在房里,这件事天知地知我们知!明天早上一觉醒来你就说你酒后乱性,都生米煮成熟饭了,她也没什么选择!」森哥恶狠狠地说道。「绝对不可以,她如果知道我这么对她,肯定会和我决裂的!到时菲儿离我而去,对你们也没好处啊!」阿德在继续挣扎。「菲儿那么喜欢你,你们谈了那么久恋爱,怎么会因为这事和你分手?要知道,当年我和东叔可是为了你也和我们的对象分手了啊!」阿俊也开始发难。「对啊,我们都牺牲过,而且菲儿那样万人倾慕的女神,只要上一次就人生无憾了M在今晚!之后我们就两清,你们两个会怎么样由你们自己决定!」阿森凶相毕露。「咳咳,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阿德啊,看在你在工地时我们都很照顾你,后来有事又都一直挺你的份上,今晚就遂了你东叔一个愿望吧。」「是啊,今晚大家都喝酒了,确实是个机会。」阿凯弱弱地说道。真可谓酒能乱性,森哥和阿俊两个垂涎我的美色我能理解,但老实的东叔与胆小的阿凯竟然也开始帮腔了,我突然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并下意识握住了房门把手。如果,阿德说服不了他们,他们一定会打倒阿德冲进来的。到时候我该怎么办呢?他们四个禽兽一定会将我狠狠地按倒在床上……听到这里,我也紧张得开始冒汗了,并情不自禁地夹紧了大腿……

第二章

「真的不可以,你们不要这么心急,你们难道真想这辈子只玩菲儿一次吗?够吗?「阿德突然一鸣惊人,立即缓解了当时的紧张气氛。「啊?一次,我们这种人,能玩到菲儿这样的大美女一次当然满足,而且你当时也答应了让我们免费玩一次,但是,肯定不够啊。」阿俊首先示弱。「你什么意思呢?你的意思是,能够说服菲儿不止让我们玩一次?你可不要信口开河啊,你可要知道,在第一次见到菲儿的时候,得知你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的女友竟然如此美艳动人,哥几个不知有多羡慕!虽然一开始菲儿她没给我们好脸色看,但我们早在心里干了她不下百次了!你现在的意思,是想让我们梦想成真?」森哥将信将疑。「要是你们现在就这么冲进去,我敢保证最多只能得逞一次,而且还可能面临被控强奸的风险!如果你们再给我点时间,我有信心说服菲儿,将她调教成一个淫荡的女人!到时你们想怎么玩就能怎么玩了!你们看怎么样?」阿德特意强调了强奸这两个字。一下子将大家都镇住了。现场的紧张气氛似乎也大大减弱了,我也暗地里输了一口气。晕死啦,臭阿德,是谁给你信心的?不仅要出卖我,竟然还要让我长期被这群狐朋狗友玩弄,这也太过分了,这到底是你的缓兵之计?还是真实想法?你这个任何地方都好的好男人,怎么偏偏有这么一个变态的嗜好呢?我的心情十分矛盾。「好了好了,既然阿德都这么说了,我们就再给他一点时间吧。」一听可能犯罪,东叔第一个清醒过来,立马出来打圆场。「恩,你既然这么讲信用,我们多等一段时间又何妨?」阿俊也附和。「从免费玩一次,升级到长期炮友,这个福利是不错,但是,我们怎么能确定你一定会做到呢?而且刚才都说得热血沸腾了,今天就这样空手而归,似乎不合情理啊。」可恶的森哥,就你最急色!「那你们想怎么样?再给我半年行吗?今年我们应该就要结婚了。」「半年不行,已经等了一年了!最多再给你三个月!」森哥强硬地说。「好吧,就三个月!一言为定!那今天晚上你们还想怎么样?」「嗯,这样吧,平时我们拿到的内衣裤都是你洗过后送来的,一点都闻不出菲儿的气味。今天正好菲儿醉倒在房里,你偷偷进去将她的内裤脱下来给我们品尝一下解解渴,如何?」阿俊突然蹦出个坏点子。「小子有想法,这个我同意!」森哥首先响应。「这样不用伤和气,菲儿睡着了也不会发现,两全其美,我也赞同。」东叔附和。「好的,就这样。」阿凯自然不会反对。「你们怎么就那么心急呢?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不会的,菲儿酒量本来就不好,我看她刚才喝了几杯,现在肯定睡死了。」「好吧,你们先小声点,我进去看看情况,如果她醒来了,可不能勉强!」既然已经渡过了最大的危机,面对这群狐朋狗友的新要求,阿德也只能无奈地答应。糟糕,他要进来了,可不能让他发现我一直在偷听啊!我三下两下地蹦到床上,将被子盖住,假装睡着。吱呀,门缓缓地打开了。阿德蹑手蹑脚地走到床边,轻声呼唤了几下:「菲儿,菲儿,你还好嘛?又没有什么不舒服?」我故意继续装睡,看看阿德到底会怎么样,他的暴露女友的情节,到底只是纸上谈兵,还是会付诸实践呢?被子,被慢慢掀开了。阿德那温柔的双手,抚上了我的身体。好熟悉的感觉。只可惜,这次他并不是来与我亲热,而且将我的私密内裤送给别的男人亵渎。他一只手慢慢将我屁股托起,另一只手手慢慢摸到了我的腰部,轻轻勾起了我的丝质小内裤。犹豫些许,便一下子将其顺着我的美腿褪了下来。他,竟然真的这么做了。惊讶之余,阿德已经盖好了我的被子,闪身出门。过了一会,我才缓过来,走下床,下身传来的凉爽感觉提醒着我,我的内裤已被褪去。而且,因为刚才偷听到了他们的淫荡话语,我的下体已经湿润无比,分泌了许多液体,都沾在那条薄薄的丝质小内裤上。他们现在,是不是已经在玩弄我的?怀着忐忑与羞耻的心情,我再次走到了门边。「好香,女神的味道真是迷人啊,连内裤都那么香。」是阿俊的声音。「你们看这是什么?黏黏的东西,有点淡淡的味道,但也蛮好闻的。」东叔问。「这都不知道?这就是女人下面流的水,俗称爱液。一般只有发情了才会流水。第一眼看到菲儿那副高高在上的女神模样,还真以为她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呢,后来混熟了,又得到了她的内衣,才慢慢觉得距离拉近了,明白了女神其实也是普通人,现在么,嘿嘿。」森哥一副很懂的样子。「阿德啊,菲儿怎么睡觉的时候下面都会流水?」阿凯很没头脑地问了一句。「难道是因为做春梦了?或者前面在吃饭时看上我们这里哪一个了,然后回去自慰过了?哈哈!」森哥淫荡地说。「随便你们怎么想啦,快点玩吧,玩好了我还要给她穿回去。」阿德还挺担心被我发现。「既然要穿回去,可不能就那么简单地穿回去啊,嘿嘿。」森哥开始淫笑。「那你想怎么样?」大家不解地看着他。「要不这样吧,好不容易得到了菲儿的原味内裤,就这样还回去也怪可惜的,我们4个人,猜拳选出1位,对着这个内裤打飞机,射满这条内裤,再给菲儿穿回去,让我们的子孙与女神有个亲密接触,如何?」森哥又想出这么个损招。「好啊!真聪明!森哥,亏你想得出来啊!」竟然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可!见此情景,阿德再次被迫无奈答应。石头剪刀布!石头剪刀布!石头剪刀布!石头剪刀布!几轮下来,胜者是东叔!「嘿嘿,看来老天还是眷顾老年人啊!那我就不客气啦!」东叔拿着菲儿的丝质内裤得意地说道。「切,算你走运,等等,好不容易得来的原味内裤,让我们再闻一下。」说罢森哥就抢过内裤,对着湿润的裆部处猛吸一口气。阿俊,阿凯也赶紧照做,最后一个拿到的阿凯,还恋恋不舍地舔了一口内裤裆部的液体。「好咯,那我去一下卫生间,等等就回。」东叔拿回内裤,一脸喜悦地走进了卫生间。真讨厌,真是羞死人了,怎么会这样,被他们发现我留了那么多水,我难道真是一个淫荡的女人么?他们几个平时看上去五大三粗的,竟对我的体味如此痴迷。以后如果真如阿德所说,落入他们手里,肯定会被……想着想着,我的下体再次湿润。十分钟以后……「东叔,结束啦?你身体可以的嘛,不过怎么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我们还以为你兴奋得晕过去了。」森哥酸酸地说道。「哈哈,我年纪虽然大了点,但还不至于那么不中用啊,真是太舒服了,今晚我可满足了,阿德,这个,给你。」东叔将我的内裤交给了阿德。「啧啧,东叔,看不出来,你一把年纪了,竟然还能射出那么多精液,几乎都沾满了整条内裤啊!一股精液的味道!」阿俊眼尖,看见了内裤上满是白色透明的精液。「嘿嘿,没什么,只是太久没有释放了。」「那么阿德,接下来就看你的啦,这可是东叔拼了老命射出来的,别浪费了啊!」「那么湿,穿到菲儿身上,万一她感觉到了,醒来了怎么办?」阿德似乎还在犹豫。「不会的,她刚才喝了那么多,都醉得不行了,醒不过来的。」真是睁眼说瞎话,我刚才根本没喝多少,这群男人。「好吧,你们等我。」「嘿嘿,加油哦!」我再次以最快的速度躺回被窝里,紧张地等待着。

阿德,他不会真的想,想把那条沾满东叔肮脏精液的臭内裤,穿到他女友的身上吧?吱呀……门,又开了。阿德再次走到了床边。死阿德,要是你真的将这条内裤给我穿上,我一定。一定不会放过你!阿德在床边犹豫了很久……笨阿德,你只要将内裤扔一边不就行了嘛?外面那群人又不会真的进来检查,他们肯定相信你的,你将内裤扔旁边,然后出去告诉大家你已经帮我穿好了,这不是一个两全其美的好办法吗?随着阿德再次掀开我的被子,我终于明白了。他并不只是说说而已,他用行动告诉我,我的男友,就是一个喜欢暴露女友的变态男人。啊,好冰凉,湿哒哒的。思绪间,阿德已经将沾满东叔精液的内裤慢慢穿回了我的身上。湿润的内裤轻轻滑过我的腿,留下一丝丝精液站在我的大腿小腿上。∩恶的阿德,他特意将这条肮脏的内裤包满了我的小穴与屁股,穿得很紧,使内裤上满满的精液与我的阴唇及肌肤紧密相连。同时,我渐渐闻到了内裤上传来的那精液特有的味道。但此时的我,为了不使局面陷入僵局,只能选择继续睡觉。突然,阿德用手指按在精液最浓厚的内裤裆部处,用力往我的阴唇上画圈揉按。「啊!」毫无准备的我,下体突然传来一阵清凉的快感,情不自禁地呻吟了一声。阿德听声,触电般地收回了手指,可能是担心我醒来后一眼看见他正在干的事情,阿德快速将我被子盖上,转身溜了出去。我的男友竟然真的让东叔的肮脏精液与我的处女阴部亲密接触,他难道忘记了,今天是我的危险期吗?这种行为有可能使我怀孕啊!这个臭阿德,看我过会怎么教训他!我边想边伸手想去脱下这条内裤,但在摸到这条内裤的一刹那,我又开始迷茫。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这个死阿德臭阿德,虽然有这个变态嗜好,但是这几年整体来说对我还是很好的,自己也上进努力,孝敬父母,有责任有担当,是我理想中的下嫁对象。他今天的举动,虽然让我十分气恼,但是,不得不承认,我也从这个变态的游戏中隐约体验到了一丝快感。一方面我对他暴露女友的想法早有所闻,每次偷偷看他在论坛上的回复以及众狼友对我照片的回复,都让我耳读目染地在接受这一切;另一方面,原本思想开放的我,虽然坚持守住处女的底线,但对于别的事情的接受度反而变高了,例如轻度情趣SM。既然如此,要不过会等那群同事走后,就向他表明态度,和他一起探讨一下这个事情应该怎么实现?不行不行,他这么欺负我,我怎么能够那么轻易就原谅他,还让他得逞?再说了,万一他只是一时兴起,嘴上说说,纸上谈兵,我贸然表示愿意尝试这一切,那岂不是很容易被他嫌弃?这个事情,还须从长计议。算了,先不管那么多了,这个问题以后等时机成熟了再谈吧。活在当下,我男友亲自将沾满一个工地工人肮脏精液的内裤穿在了我的身上,那我也无所顾忌了。阿德,你亲手为我穿上了这条内裤,作为你的未婚妻,我理应不使你失望。而且,过会阿德打发走那群狐朋狗友后,回到床上,要是发现刚才他给我穿上的内裤不在我身上,他的心里一定会有所疑问的吧,万一真的被他揭穿了我装睡的事实,我也真的没有很好的理由能够解释这一切啊。既然无法反抗,那就好好享受吧。我略作纠结,轻咬嘴唇,双手放到了这条湿润的内裤之上,用力按了下去,将整条内裤,连同上面的液体一起,按在我的肌肤之上,缓缓摩擦。我渐渐感觉到,内裤上的湿润液体接触着我的皮肤,渗入了我的肌肤。同时,我的手指深入内裤之中,沾了一点依然新鲜的乳白色液体,放到鼻子下闻了闻,一股浓烈的精液气息。然后我大胆地将其放入嘴里,精液的味道,还是那样不讨人喜欢。最后,我的手指再次放到内裤的裆部处,学着我男友,画圈揉按,并且渐渐用力,将沾在裆部处的大块新鲜精液,缓慢按入我的处女阴道,随着自己的手指隔着内裤碰触到了自己的处女膜,我明白,东叔的精液,只能达到这里。他老人家,帮了我的阿德那么多,我应该再对他好一点。想着,我便重新按撰液量最大的内裤棉档部,在我的阴道口以及阴毛处四周来回用力按擦,将他的精液均匀地涂抹于我的整个阴部四周,慢慢享受自己私处被男人精液玷污的过程,并发出阵阵的呻吟声。啊……在这样疯狂大胆的举动之下,我渐渐迷失了自我。阿德,你既不在乎,我也无须在意。身为你的未婚妻,我愿意,让东叔的精液玷污我的身体。并且希望这些精液能够进入到我身体的最深处,在里面生根发芽,使我怀孕。届时,你纯洁的处女未婚妻,肚子里怀着工地民工的孩子,走到你的身边,你会作何感想?那天晚上以后,阿德又回归了正常状态,在我面前表现得依旧是个好男人。而我呢,也充分了解了他的变态嗜好,并且开始试着慢慢接受,谁让我是他的未婚妻呢,嗨。对了,下个月的月经也准时到来,我,并没有怀孕。几个月后,我的闺蜜琳琳自己设计的婚纱在深圳举办了小规模的婚纱展览,身为她的好友,我特地从公司请假跟去助阵,因为在校园里有过数次模特经验,我也受邀担任她的公司的婚纱模特^^七月的深圳十分炎热,我们的展览地点在深圳会展中心,展览一共举办两天。有过模特经验的我自然明白,虽然摄影师照片中的女孩子个个美艳动人,但长时间站在舞台上的艰辛只有我们自己清楚。这两天来,身为我闺蜜站台的首席婚纱模特,我身穿一席洁白的鱼尾婚纱,搭配一双透明水晶的10CM高跟鞋,头戴后冠,站立于展台之上,并频繁更换pose,露出微笑,将自己最完美的一面展示给台下热情的观众与众多摄影师。到了第二天下午,我已经浑身都快散架了,但是想到这两天来闺蜜展台受到的热捧,摄影师及观众对我的追逐,更有两个观众爬上围栏到舞台上来与我合影,让我很有成就感。但心中又有一丝遗憾:可怜的阿德要在单位上班,请不出假,无法现场陪伴着我,也看不到我身披婚纱的靓影~真是可惜……下午16:00了,离展览结束只剩最后一小时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