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合作邮箱:haoyunlai6678@126.com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返回

老婆当保姆

来源:   发布时间:2020-06-16 19:46:09

本人叫杨无惧,35岁,在政府工作,收入可观,跟同龄人比真是生活无忧了。我的老婆叫林若如,29岁,由于我的工作收入已经可以维持整个家庭,因此我叫她在家搞好家务就行,做个娴内助,若如虽然生过孩子但一点都没有走样,生得貌美如花,1.65米,三围35.24.34,可能因为养尊处优,她的皮肤白里透红,加上一头长发,真的美的不可芳物,每每与她走在街上,都有引来很多人回头,甚至有的吹口哨,不只如此,连不少的女性同胞也不禁看多两眼,有这样的老婆,再加上一份优越的工作,我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可是,好景不长,随着架构改革,政府也要筛掉一批人,而我因为没有什么靠山,竟也下岗了,而一些40多的却还晋升了,到现在我才理解什么叫黑暗,但又能如何呢?现在,我孩子正上幼儿园,又因以前没想过会失业,把把的花钱,积储已快用完,我只好带上学历四处找工作干,但是我已经35岁,又没有任何特长,结果处处碰壁,眼看就要快撑不下去了,这天电话铃突然响起,「喂,是小杨吗?」我一听就知道来电话的是以前单位的周长,这是我下岗后最不满的人,因为这个周长已经48了,这次改革不但没下,还升为副书记,我化了灰都记得他。「是的,周书记,什么事?」我没好气的说!「哦,小杨,是这样的,我听说你找不到工作,现在关心一下!」原来是来挖苦我的。「没什么,谢谢关心,没事我就挂了。」「我说小杨啊,你知不知道我正准备介绍个出路给你啊?」「什么?」我没听错吧!这个周长一直不太喜欢我,我这次下岗概也跟他有关,现在却介绍出路给我?「是这样的,现在当了副书记,太忙了,家里的家务又没有人干,我正需要一个保姆,听说你老婆也没工作,我想请你老婆,工资方面嘛,2000一个月,怎么样?」「这,」我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界,实话说2000一个月实在太诱惑了,但这世上那有这么便宜的事,难道他有阴谋?」这我不能做主,让我问问若如后答复你!」「好,要是你老婆答应,明天叫她到我家来让我的爱人见一下面,我老婆通过后马上上班,要是明天不见人,我就找别人了!」周长说完就挂了电话!我挂上电话,老婆就走了过来问道:「老公,什么事了?」我就将周长的事说了一遍,并说出我的疑问,「老公啊!你真是的,这还用想,当然干啦,你太看歪别人了,堂堂副书记,区区2000元一个月算什么,骗你不成,你再想想,咱们现在清高不起啊!」这句话彻底把我打败,真的,每天的支出已叫人头痛,再加上孩子的费用,真叫人心寒!老婆决定第二天早上就去周长家见周夫人。第二天,老婆一早起床梳洗打扮,穿上以前买的粉红套裙,带上耳环,看上去真是明艳照人,时钟搭正10点就出去了。到了下午才回来,她一进门就到洗手间洗澡,出来老婆说:「喝杯酒好不好?」「好啊!」老婆起身自己去开酒了,老婆将酒放好,坐到我身旁,整个人侧倒在我的怀里。我喝了口酒问到:「怎么样?」「通过了,但是,」我老婆欲言又止,拿起酒喝了起来。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但是什么?」「先不说这个,来!老公,我们好久没,」老婆娇羞地望着我。我明白,真的好久没做过爱了,我看着老婆,我用手撑起我老婆的下巴,四片嘴唇凑在一块,我把舌头堵进我老婆的嘴里让她吸吮,接着我们做了一场质量很高的爱,最后我竟发现老婆眼角有星点泪光!我问她什么事,她才一五一十的说来,原来,周夫人要求若如要驻留她家,以便做早餐,收衣服等,还预先发了2 万元奖金,说着,老婆拿出2 万现金,说:「老公,孩子的学费,是不是明天就要交了?」我点了下头,颤抖的手接过老婆的钱,这样等于默默的接受了这个现实,我也忍不住留下了泪,紧紧的抱着老婆,此时家无语,只有低低的哭泣声!一,老婆到周长家已经一个多月了,她一每个礼拜天下午回来,留下一些家用就匆匆回去,有时候也会跟我做一次爱,而我就继续找工作。很幸运,我找到了我的好友佘猛,他现在在搞饮食生意,我在他餐厅做了个楼面部长收入也有800 块,算高了。就这样每天上班下班,接孩子放学,做饭,洗衣服,哄孩子睡觉,然后想念妻子!又一个月过去,某天,家里收到一盒录影带,却改变了我跟老婆日后的生活,带子写着(杨无惧收)的字样,我心理正奇怪,现在还有谁给我寄东西呢?于是我打开放映机看了起来。画面里出现一间很豪华的屋子,好象在那见过,接着是一个赤裸的背影,我一看就知道这个是周长,他的满身肥肉我这辈子也忘不了的,再下来的一幕却让我两眼发直,只见镜头跟着周长走进房间,只见房间的床上有两个同样一丝不挂的女人正在床上互相抚摩,一个应该是周夫人,35,6 岁的样子,相貌清瘦,一头卷发,正在吮吸另一个女人的豪乳,另一个女人双眼用黑布蒙着,但我已经知道她是谁,她就是与我结婚五年的老婆——林若如。我原本打算停止放影这部片子的,但现在又被一些奇怪的想法所阻止,我发现我自己还想再看多一些。我不由又看了一眼妻子,她正蜷缩在周夫人的怀中,我觉得我像是在看一个完全陌生的女人。这时周长也加入了,掏出了他的家伙,站在若如的面前,手握着肉棒,说道:「来吧,小美人,把我这个东西放进你的小嘴里!」我以为若如会拒绝这个要求,但是令人惊讶的是,若如却缓缓的伸出小手握住了周长的阳具,将另一只手向下伸,抚摩周长的鸟蛋,为他打手枪,将那巨的黑色阴茎塞入口中,开始为那个周长口交。周长用手捏住若如的乳房,他又拉起若如的乳头,用力将两个乳头靠在一起,这时周夫人张开口,将两个乳头都含在嘴里。若如敏感的乳头受到这样的刺激,她不由自主地眉头一紧,更买力的将那卅公分的黑色水管塞入咽喉里。

我真不敢相信,我这么漂亮温柔端庄的妻子居然为周长口交,一直以来我都未要求过老婆为我口交,现在她竟含着别人的鸡巴!「想不到这个女人这么会口交,太爽了!」周长双目盯着我那正为他买力衔枪的我老婆。「当初我还以为她是什么高贵的女人,还不是想男人的臭婊子!」周夫人说话真他妈的难听!我老婆听了,脸马上红了起来,但还不停的吸,更发出淫荡的「着,着,」声!「兰铃,怎能这么说呢,咱们林小姐在家里可是个贤妻良母,连口交都不会啊!哈哈哈哈!」一阵叫人心寒的笑!我太太粉面通红,她吐出阳具娇羞地说道:「不要说啦!羞死人了,我,才不是,!」她正要说下去,但周长已经蹲下来把头钻到我太太的双腿中间,用舌头舔吻着她的阴户。「啊,不,不要,那里,」这时周夫人已把吻了上来,两个女人的双唇紧贴在一起,周夫人主动的伸出舌头,我老婆也伸出了舌头激烈的回应着!不知什么时候我发现我的下身已经高高勃起,我真愤怒自己的本能反应,但又忍不住往下看。周长是个高手,只见随着他舌头的舔动,我老婆的身体不住的跟着摆动,哼声也越来越,最后竟紧紧的抱着周夫人发出「啊」的一声!是高潮!是高潮啊!我的天,在我们结婚这5 年里,每一次做爱,我老婆都从来没有真真正正的到达过高潮,现在,竟然被周长仅仅用一条舌头,用短短5 分钟就达到了我们5 年也达不到的高度!作为男人,我是何等的无能!此时的周长已经把他的卅公分鸡巴探向我老婆的阴道,我第一次见到其他男人的阳具插在我太太的阴道里,一时间百感交集,是愤怒,是妒忌,是无奈,是自卑,是刺激,已经分不清楚,只知道掏出阳具手淫。周长没有立即抽送,把双手在我太太白嫩的肉体上到处游移。时而抚摸她光滑的背脊,时而轻捏雪白的粉臀,双手摸向我太太的乳房。插在她阴道里的肉棒也开始了轻抽慢插起来。我见到他的肉茎时而尽根送入,时而露出湿淋淋的一段。看来我太太的小肉洞已经很滋润湿滑了。接着,周长把粗硬的阳具从我太太的阴道拔出来。他让她粉腿高抬着仰躺在床沿,然后握住她的脚踝把雪白的嫩腿分开。我太太立即知趣地把他的龟头对准着自己湿滑的阴道口。周长的阴茎又一次进入了她的体内。他一边玩摸着我太太的玲珑小脚,一边把粗硬的阳具抽送得「啪,趴」有声。「怎么样,我比你老公的多了吧!」周长说完就抓着我老婆的屁股快速的抽送。因为他的鸡巴实在是,抽出来的时候把老婆阴道里粉红的嫩肉都翻了出来,还带出了量的爱液。老婆只能「呜呜」的闷叫。下腹不停挺动迎合着,两人竟然在尽情地性交起来。这时候又见妻子用一只手搓捏起自己一对丰乳,腰向上挺,高高扬起了头,发出「啊!」的一声,她又到高潮了。从来未见老婆这样淫荡过!周长示意周夫人过去帮他扶着我太太的双腿,以便他狂抽猛插,老婆的高潮一浪接一浪,周长的脸开始扭曲,猛插几下,抽出鸡巴,周夫人及时的送上嘴巴,一股淡黄色的精液激射出来,全送进周夫人的嘴里!周夫人吞下全部的精液。而我在周夫人贪婪的吞下精液的同时也射精了。映带到这里也结束了,我还身如梦中,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二,礼拜天下午,老婆回家,我向老板佘猛请了个病假老早就坐在厅上等着,老婆看见我奇怪的问道:「老公今天酒楼不用开工吗?」「要,只是有些不舒服(心里不舒服)请了半天假!」「啊,老公,你那不舒服啊!」老婆一脸惊讶,很紧张的走了过来,看来还是很紧张我嘛!「哦,小事,倒是你,」我欲言又止。「我?」「对啊,没有我在你身边你有没有照顾好自己啊?」「我会的,周副书记对我挺好的,有什么需要他都尽量为我解决,你不用那么担心。」我心想,当然照顾,连你的性需要都帮你解决呢!「老公,呐」老婆递上每月的家用「没有什么事我就回去了。」说完就转身要走。在她转身的时候,我隐隐看见她的长裤底下好象没有内裤的衣纹,难道,「老婆,」我跟了上去「我们先做个爱吧,很久没做过了。」我只是试探性的问道。「不行啊,今天还有很多活等着我回去干呢,等下次回来吧!」说完没等我回答就急急的关上了门,留下满脑疑问的我。当天夜里,我在床上辗转反侧,一直到下半夜都睡不着。结婚以来的事,尤其是今天下午发生的事让我陷入了冥思苦想,我的思绪从过去一直飘到未来,又从童年一直涌到现在。就在这个晚上,我对人生的看法似乎发生了转变。人生、事业、家庭、爱情,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现在的已经不想去寻找答案了。这些是什么,为了什么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其中永恒不变的东西!而这不变的永恒又是什么呢?概就是一直要生存下去吧!老婆现在在干什么呢?概又跟周长激烈的作着爱吧,在我这里没有得到过的东西,她已经得到了,我应该为她高兴,毕竟我还是很爱她的,只要她过得好就行,更何况她能为我们这个家尽她的努力,她这也叫伟吧,想着想着我又拿出那合录影带来看,用手淫来驱散漫漫长夜避得我快要窒息的寂寞空气!东方的天渐渐发白。迷迷糊湖中,我才睡着了,直至老板佘猛打电话来。已经是早上11点了!「喂,阿惧啊,怎么一天不见人的,身体还不舒服吗?」「哦,不是不是,我马上回来,马上回来!」「没事就赶快回来,今天好多人,快!」说完就挂了。真是的,我在搞什么,于是我急急的换好衣服就上班去了!正如佘猛说的,今天的人特别的多,服务员忙个没停。在一间贵宾房我意外的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周长!!!!!!怎么他来这里??在跟他一起的还有周夫人,邓书记,马局长,陈科长等人物,还有一个人——我老婆——林若如!!!对了,我原来忘了告诉我老婆我所在的就是在这间酒楼呢,他们怎么会一起吃饭呢?!于是,我一面指挥服务员工作一面留意他们的动静!邓书记说着他上流社会生活的点点滴滴,各式精彩的俱乐部生活,不同常人的享乐方式,他说几乎玩遍了世界各国。邓书记似乎有意的专挑他和其他女人的风流事,甚至一些较为私密的行为,他都详尽的描述。听得我老婆面红耳赤的。「你想不到邓书记的生活这么精彩吧!」周长对着若如说。「对,真想不到你的生活……这么……精彩……的」我老婆低着头说!「其实,你也可以过得这么精彩啊!」邓书记说道。「我?!我看我玩不起!」我老婆的声音细得我几乎听不见。「你哪里会玩不起?」「我……我不像你们这么有钱!」「哈!哈!哈!玩乐这档事,男人需要砸钱,女人只要有姿色就可以了!」邓书记开怀的说道,听到我老婆的回答,发现我老婆并不排斥这种男女之事,心中一乐。「像你,就具备这样的本钱。」邓书记有意引诱我说道。「我……我有这样的条件吗?」若如稍微抬头看着邓书记。「当然有罗!你人长得漂亮,身材更是一流,光是这双腿就可迷死人了!」「经理!你不要开我玩笑了,我哪有这么好!?」我老婆一向喜欢别人赞她的双腿。「好!!你不相信?那我们打个赌!」接着,邓书记拿出一叠百元钞,放在桌子上,估计有一万块。「只要你肯撩起你的长裙,让我看五分钟,这一万块就是你的!」听到邓书记这样说,我心中十分的惊讶。难道他喝醉了,竟然愿意用一万元的代价,只为了看我老婆的双腿。「可是……可是……」我老婆看着台上的一万块人民币,显然十分犹豫!「可是什么,是一万块哦!」一旁的周长插嘴道!「可是……可是这里这么多人!我……」什么,!老婆看来是愿意了!「这就是你要赢得赌注!」邓书记正色的说道。「只要五分钟?」我老婆问道。「没错!」邓书记解下手表,摆出要计时的动作。不知是不是金钱的欲望在内心深处呼唤我老婆,只见若如站起身来,双手执着长裙的下摆,正想往上拉时,邓书记说道:「等等!你站出来,站到家都能看到的地方,不然打赌没效!」我老婆移动身体,走到房间中间,让房间的灯光洒在她的身上,逆着光慢慢的撩起裙摆,露出修长光滑的美腿。邓书记点燃一根香烟,在场每个人的视线都停留在我老婆的身上,包括我,我现在才发现我老婆也可以这样妩媚。

接着,邓书记要我老婆转身面向家,插开腿,将身体贴在墙上。「还有三分钟!林太太,好象腿的部分还没有完全露出来吧?」邓书记说道。「对,对,对,拉上点!」周长也说道。若如只好把长裙拉到腰间,这样不但腿看见了,甚至连雪白的内裤也完全露出来了!若如用裙子遮着红得发烫的脸!「林太太!还有两分钟,你走过来我身边。」当我老婆走到邓书记的身旁时,那邓书记的眼睛一直注视着我老婆的被内裤遮住的阴户,似乎在研究什么一样。「林太太!还剩一分钟,你转过身来背向我吧。」老婆乖乖的转过身。我看见邓书记的手在我老婆的屁股上,轻轻的捏着,好像在试臀部的弹性。接着双手顺着屁股的陵线,往下滑到腿小心的触摸着,但是并没有摸我老婆的阴部。只见若如闭上眼,轻轻的咬着下唇!就在我的心快要跳出来的时候邓书记说道:「时间到!!林太太!你可以将裙子放下来了。」我老婆如悉重负,才放下长裙,坐到原来的位置上。「林太太!你的身材的确不错!」邓书记说道。「谢谢!」原本以为邓书记会有更进一步的要求或举动。但是,出人意料的,自从我老婆坐下来后,邓书记就不再继续这类的话题,只是闲话家常。我看他们用完餐,也匆匆的离开,之后邓书记,周长等驱车回去了。我的心头七上八下的,耳边却断断续续的听到服务员们小声的议论着。「真胆!」「是不是做那种的?」「身材不错咧!」「真不要脸!」「……」自从那次撞见老婆跟那些官们吃了那顿特贵的午餐以后,心里头一直很想知道老婆的近况!三,可能老婆也知道我想念她,一天的晚上她给我打来了电话。「喂……是老公吗?!你还好吗?」我听出她有点喘息声。「好,你这么有空打电话回来?」「是的,我………哦!我想说今个礼拜天,啊………,周书记说请你来坐一下!」不是喘息声,是呻吟声!「什么事?哪天还要上班!」「粗啊!——啊?没、没什么啦!只是,这一层我也不知道!」「那我尽量在晚上过去吧!」「好的,快,到了…………啊……………,哦,那……………我……我挂了!嘟,嘟,嘟,嘟,嘟」周长又想搞什么花样呢?星期天的傍晚在街上的一家酒吧里,我低头喝起了酒来,心里很矛盾,终于鼓起勇气,借着酒劲就往周长家去。离他家越来越近,我的心情就变得越来越沉重。到了他家门口,一度还想往回跑,但最后的一点理智还是让我抬起手硬着头敲门。开门的就是老婆若如,若如笑殷殷的迎着我,「老公,周书记正等着你呢!」说着就拉了我进屋!只见周长跟周夫人已经坐在沙发上,周长穿着宽身睡袍,而周夫人则穿着性感的吊带睡衣,这时候周夫人突然对我说:「无杨惧!!好久不见!」什么?无杨惧?奇怪,我读高中时的绰号现在应该没有多少人会知道的,我不禁又再一次的打量眼前这个女人!「怎么了?真的认不出我来了?」周夫人说道。看着她,我渐渐想起一个人。「莫文惠!?你!?」我惊讶的看着周夫人。「哈,哈,对了老同学!终于记起来了!」周夫人哈哈笑!莫文惠是我读高一的时候交的女友,后来分手了,原因是因为每一次她主动献身我都没有做她,结果她又交了个叫冯德轮的底一级的男孩,并跟我分手,还给我起了个绰号叫『无阳具‘!我真想不到,十多年没见,这个莫文惠竟换了名字再次出现在我的面前。「啊,原来是旧相识了,世界真是太小了,哈哈哈!」周长哈哈的淫笑着!「你认识周夫人的吗?」我老婆问道。「对,周夫人以前叫莫文惠,现在应该叫莫兰铃吧!」「好,好,既然老同学见面应该庆祝一下,若如你帮我去A 超市买些啤酒回来,让我跟前工友,兰铃的前男性同学聚聚旧,记着是A 超市的!」周长说。「好的,那老公,你先坐着,我出去一下。」老婆说完就带上了门。屋里只剩下我们三人,气氛尴尬。先是周长打破沉默,「小杨啊,相信你已经看过我寄给你的录影带了吧,看情况你没有作出什么事情,这样好,做得不错,很理智嘛。」「你到底想怎么样?」我愤怒的说道。「你不用急,我把你老婆指得远远的,就是要跟你谈一下,那A 超市离这里足足一小时车程,在这一小时里我想看你跟我的兰铃做一次爱。」周长轻描淡写的说到。「什么???你!!为什么?你当我是什么?」我真的发怒了。「为什么?我干了你老婆,你干我老婆,公平的!」「我不干,再见!」我不想再跟这么变态的人说话。「无阳具,你难道想一家三口在街上讨饭过日吗?」莫兰铃说道:「我老公现在可是你得罪不得的人啊!」说着随即贴了上来伸出纤纤玉手替我宽衣解带,当时我心头一震,心里真是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只是僵立着任莫兰铃为所欲为!兰铃的手法很熟练,我很快就被剥得精赤溜光,她扑到我身上。她握住我的阳具,张开樱桃小嘴就为我口交起来。这也是第一个为我口交的人,我从来没有想过口交会这么舒服。「舒服就喊出来吧!」兰铃一边用手套动我的阴茎一边笑着对我说。这时兰铃抬起一条腿,把她的阴户凑过来。「滋」的一下,我的龟头被塞入她湿润的小肉洞。温软腔肉包着我的阳具,犹如鸟儿归巢。丰满的乳房挤在我胸部,更似软玉温檐。她失望地叫了声:「哇!好短哟!插不到里面了!」周长指着我道:「你躺到沙发上,我要兰铃骑在你上面玩!」我听他的话,仰卧在沙发上。兰铃立即跨到我身上,她双腿分开蹲在我上面,一支白嫩的手儿扶着我的阳具,抬起屁股,把龟头对着那光脱脱的裂缝,然后扭腰舞臀,让阳具在她湿润的肉洞出出入入。这种招式我也曾经和和太太玩过,但是我太太一让我弄进她的肉体,就全身瘫软,不懂得再活动了,所以总是玩不成。现在兰铃不仅主动,而且她很强,她孜孜不倦地上下活动着,我见到自己那条又短又细的阳具在她两瓣嫩肉的夹缝里吞吞吐吐。这种招式对于短阳具的人实在是最有帮助了。但是我在享受男女之间最美的感觉时,却觉得十分无助,软弱,痛苦?!一会儿,兰铃一屁股坐下来,我的阳具遂深深插入她的阴道里,接着我就喷射了!。她喘着气媚笑着说道:「你真烂,我还没去啊。怪不得你老婆要我老公也不要你!」说着,她站了下来。我反驳道:「我老婆是十分爱我的,她才没有你们说的那样!」「哈,哈,你是不相信现实,其实你心里也清楚吧。」兰铃说道。「我看不如着这样,」周长向兰铃使了个眼色「我跟你赌一赌。」「赌什么?!!」我好象在极力的维护自己的最后尊严,但却有点底气不足。「我看这样,要是你输了,你就对着你老婆说『我是没阳具的臭龟公!‘。怎么样?」兰铃说道。「那要是周长输了呢?!」「要是我输了,就给你10万,也不再纠缠你们一家!」周长说道。「好,你一定要说话算话,怎么赌?!」我好象恶魔负身,竟一头撞进了他所设下的圈套。「这个方便,一会你老婆回来,我会问她,但是要是你在场不是太方便,你就躲在房间看着,只要你老婆说要我。你就输!」周长说道。「好,一言为定!」说完我就捡起我的衣物走到一间比较近的房间,找了个即隐蔽有可以观察整个厅的地方,观察厅的一举一动。过了一会,我老婆提着一袋啤酒回来,但她马上发现我不见了。「我老公呢?」周长把我太太拉到他怀里,双手捏住她的乳房说道:「都怪你慢手慢脚的,你老公说不放心孩子就回去了,你说我该怎么罚你好呢?」我老婆竟然没有反抗,娇声说道:「罚我什么呀!那A 超市离这里太远了,没办法啊!」兰铃笑着说道:「罚她替老公吮阳具!」我太太笑着说道:「那也叫罚吗?我刚才都吮过了呀!」什么?!!!!我来之前他们已经,周长拉着我老婆的小手探向他的跨间,说道「好的东西再来一次又怕什么?」只见我老婆娇羞的应了一声就本能的捉住周长的阴茎,把头钻到他怀里,解开他的睡袍,露出那三十公分的超黑鸡巴,张开小嘴含着他的龟头。

我的心头一震,看到了这么一幕另我心碎的画面:在在不到2 米外,厅的沙发上,我老婆偎依在一个男人的身上,那男人的手捏着我老婆的乳房。而我那清纯的老婆竟然正吸着一条不属于自己老公的鸡巴。我老婆含着周长的龟头又吮又吸,可能周长的阴茎太,她只能含入一个龟头,而且已经涨满了她的小嘴。此时周长把乳罩从老婆身上解了下来,一手按住若如的头,一手在她的乳房上来回搓揉,左乳摸完换右乳,有时轻抠乳头,有时力抓弄,只见老婆被周长这色狼摸得粉颊晕红。「若如,你的奶子真,摸得乳头都变硬了。」兰铃在一旁说道。「啊……你摸得人家奶子好用力呦……讨厌!痛。」若如不得不吐出龟头,说道。周长已把毛手伸向若如的三角地带爱抚搓揉,也搓得她下体淫液直流,内裤半湿,更胆地把手伸入若如的内裤,摸那一撮浓密的阴毛。「你的水鸡毛真长,想必十分渴望男人的鸡巴,今天我会好好治一治你水鸡的淫痒。」周长说道。「那有,我不是,啊,不要!」周长已把我老婆的阴唇拨开,找到阴蒂巧妙地搓弄着。「这样摸你水鸡,爽不爽?」周长一边用手指戳弄着惠蓉的阴户,一边用语言来挑逗我老婆。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别,别再挖了,人家快,快受不了,啊……人家的里面好痒。」想不到十分钟前仍矜持保守的娇妻,竟在周长这淫棍的调情下,娇喘连连,让我怀疑她是我端庄贤淑的爱妻,还是人尽可夫的荡妇!若如被挑逗得春心荡漾,欲仙欲死,只有用力搓弄周长那根坚挺的鸡巴。那个被他手指插弄的小穴还在流汤,两腿抖动很难抵挡这样的挑逗,「啊,啊,不行了,去了,啊,」。在周长的手指下,老婆迎来了第一个高潮。周长也忍不住了把若如平放在沙发上,再握住自己的鸡巴顶在老婆那又紧又小的嫩穴上,并不急着插入,只用龟头在她阴阜上戳弄。周长说:「好妹妹,这样磨你阴蒂,爽不爽?」若如轻轻的点了点头。「怎样?想要了吗?」若如又轻轻的点了点头。「什么?说出来,!」「我,要。」若如说道。「要什么?」「好哥哥,别再吊人家胃口了,人家的就是要你的鸡巴啊,啊……别再磨了!高潮,啊!」周长已用力将屁股一沉,鸡巴整支塞入我老婆紧密的肉穴内。周长已开始一下比一下深,一下比一下重地用那根又黑又长的鸡巴用力地干着我老婆的肉穴,老婆想收缩,却又被用力拉回。「你的水鸡真紧,比起我老婆的紧多了,干死你!」「噢……噢……唔唔唔……」若如呻吟着。一会周长把若如的双腿抬起,让她在上方,要我老婆用小穴来套他的鸡巴,自己一边看那根又黑又粗的鸡巴在我老婆白皙的又紧又小的肉穴内出入抽插,一边说:「换种姿势是不是更爽了?」若如正对着他,分着双腿,骑坐在他的肉棒上,一面扭动着腰枝,一面迷离地仰着头,不住地呻吟着,:「不!不是的……我、我……」「别不承认啊!你瞧你爽得连乳头都硬成这样了,又红又翘的,还嘴硬!」「没、没有啊!我、我……啊!!!!!,啊,到了」若如羞得闭上了眼。「你的屁股可是十年难得一见的美臀啊!圆滚丰满、又白又挺的,不不小,标致极了,摸起来……细腻充实、又滑又爽啊!看看什么时候能干你的屁眼!」「不!不要说了,啊!求你了!」若如的高潮紧接而来。「来点更刺激的怎么样?」说完,他放倒若如,抽出了肉棒。房里的我不知他要干什么。只见他站了起来,下了床,一把将若如拉起来,拉着她,两人就这样赤裸裸地来到我正在偷窥的这间房间门口,我不禁吓了一跳。眼看我快要暴露了。幸亏周长停下了,他令若如两手放在门上,把屁股翘起来,而后摸摸雪白的屁股,又用两手把她的两边屁股分开,把鸡巴插了进去,卖力地抽插了起来。我的老婆就在我的面前被别从背后干着。而我老婆雪白的屁股不象话地随着他鸡巴的抽送也在前后抖动着,很是淫荡。「我的鸡巴比起你老公怎么样?」「讨厌,啊,啊,不,不要停!!」「说,不说我就不动了!」「当,然是,你,的较长较粗,快,来!」「那你是要我还是要你老公!」「我,要,要你!」此时的我彻底的失望了,只见周长得意的看着我,又开始做活塞运动了,根根到底。「啊,快来了……我受不了了!,啊,啊,啊」我老婆拼命的叫!周长也叫一声,抽出了肉棒。抖了几个哆嗦,便射出了精液。看到这一幕,我只觉作为男人,我的所有尊严都土崩瓦解,只剩下一个低微的堕落的灵魂,作为男人没有为老婆,为家庭带来温暖,相反要老婆牺牲她最最珍贵的东西,或许,她也得到满足,但是却不是与她缘定今生的我。我的无能是灾祸的根源,我真是我是没阳具的臭龟公。「老婆!」我站了出来:「我是没阳具的臭龟公!」「老公!你………………!?」老婆吃惊的看着我,这一刻就这样停止了,以后的故事将会是怎样呢?

【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